杭州接送孩子保姆

来说我照顾过的精神病家庭

发布时间:2020-04-29 15:18  浏览次数:

转眼间,我在北京从事家政服务已有三年了。我来自山东青岛。我父母都有很好的事业。我的爱人工作也不差。我有一个在韩国留学的女儿。虽然我的单位破产了,但我的爱人的薪水还是不错的,一个月的月工资超过10,000。因此,很多人认为,我的条件不至于去做住家保姆。
 
说一说我照顾过的精神病家庭
 
三年前,当我女儿出国学习时,我犯了一些错误。最初到加拿大报到,但后来我不希望她去加拿大,早期投资10万学费,学校不退,女儿决定去韩国,我也支持她。十万,就因为我的方向错误打了水漂。因为这个原因,我很内疚,决定弥补我的错误。我来北京是准备做家政服务,挣点钱,让我的心平静下来。
 
我在这个领域已经50岁了,不想看老人,不想照顾孩子,我做饭做家务都可以,我不怕吃苦,我想赚更多的钱,我的目标是做高端家务。
 
我本身是大专学历,也讲究说话的方式,这些年做过很多人家,也看过不少写保姆的文章,在许多户主撰写的许多保姆文章中,保姆被描述为弱智人士。事实上,由于家庭暴力,离婚,离婚和丧偶的经历,许多保姆在他们的思想中缺乏明确性。然而,在做家务的过程中,我发现许多户主也有各种心理问题和精神症状。
 
我曾经照顾过一个近50岁的未婚老女孩的家庭。她和母亲住在一起。她父亲是个老干部,去世了。她有个姐姐。因为老姑娘把父母的财产和房产证拿在手里,她母亲有点糊涂,偏向这个老姑娘,一直跟着她生活。她很担心她姐姐会找到她并把钱花掉。所以,她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。她租了一栋房子,在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又换了地方重新租了它。
 
当我去的时候,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不到50岁,负责照顾她的母亲,做家务。她敏感,细腻,但神经质。有一次,我把垃圾拿出来倒,在外面和一个保姆说话。她在窗户上看到的。等我敲门回去时,已经半个小时没开了。
 
然后她打开了门,她警告我,以后再和外面人说话就开除我。她说她姐姐是个坏人,一直在找她。我们不能联系外面的人,就算只说一句话,这些人,很有可能是姐姐派来的奸细。
 
我也负责过一个家庭,女主人是一个小三,生了一个孩子,男的花钱雇的我和另一个保姆,分别做家务和看孩子。这个小三一直想转正,但很可惜的是,在男人离婚后,一直没有娶她的意思,而且还找到了另一个女人。她非常不平衡,她很担心。我和另一个保姆成了她发泄的目标。她一有不顺心,就冲着我们发怒。
……
就不一一举例遇到的神经病家庭。简言之,中国现在是一个有着大量心理疾病基础的国家,希望每个人都关注精神健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