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接送孩子保姆

为了吃饭,作家也要做保姆!

发布时间:2020-04-29 15:56  浏览次数:

红了的育儿嫂范雨素表示她不愿意做任何与文字有关的工作,她不相信文学可以改变命运。
 
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些话时,我感到震惊。而且马上就喜欢上了范雨素。我觉得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育儿嫂。
 
因为我们得吃饭,作家得做保姆!
 
我也想到了自己。我觉得这些年来过得真的很矫情,直到最近才逐渐返璞归真。
 
大约11年前,我老家有一群喜欢文学的人,并组建了一个组织。我听说有人说我喜欢写点什么,而且我已经发表了,盛情把我拉了进去。
 
加入这个小组后,我觉得一切都变了。我以前是封闭的,我开始成为一个圈子。然后,逐渐有了名利感,由名利感驱动。我参加了市合作协会(会费230元)和省合作协会。(支付500会费)。
 
事实上,这些假大空东西有什么用!省文联有数几十万会员,多一个你,没人注意你。没有薪水。说是给一年的省作协办的刊物,没有给过一次,它曾多次催促那个收钱的人。他根本不理你。
 
没事情的时候,读小说,看看随笔,因为休闲是可以的。文学不能当作一顿饭吃。有了作家的头衔,即使是普通人也做不到。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家乡的朋友我是一个保姆,但实际上这不是虚荣心。除了我的爱人,其他人都觉得我很神秘。
 
我家乡的人问我,我说的是餐馆,广告文件或编辑。有时我会忘记说我做的是哪份工作,我害怕别人怀疑,赶紧胡编一份工作,说上一份辞了,这次是哪里?
 
上次我回家的时候,一个女友和我共进晚餐,问我最近的计划。我说了实话。我说我现在是个保姆,以后我要回家乡做保洁工作。她感到很失落。她劝我不要做这些工作,在家乡找找关系,不然在私立学校当老师。
 
我无言以对,真想冷笑。几年前,我在家乡郊区的一所乡村小学代课。一个月工资750元。不管吃,一个人每天教三、四门课,上两节课。六个月后,我辞职了。后来,在询问了有关私立学校的情况后,第一年只有800所,逐渐上升了一点,并不是很多。每天住在学校,晚上工作。还有一所给工资1200的私立学校。倒是管吃住,晚上和孩子们共用一个宿舍。白天教书,晚上看孩子。
 
当老师说出去是好听的职业,它比保姆好听,但工资太低了。还不如做保洁,不费心,不费力,晚上不值勤。一个月也有几千。我为什么要当老师?当然,体制中的教师仍然可以,大城市私立学校的教师也可以。可惜它不会需要我的。我是高中没毕业的年纪大的普通人,年轻的大学生还用不完,干嘛用我!
我仍然想要更实际。毕竟,人必须吃饭,孩子们必须学习。